年年不知岁岁

就像再走过一段青春的梦。封闭社区圈地自萌

哈哈哈哈没毛病

白天的我刷cp:qwq
深夜的我刷cp:pwp ​​​

豆子韩沉,正能量哈

风言风语:

【巍澜衍生】今天韩神打豆豆了么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9pO9N1tI7wsUApQZoObyA 


密码:4r04


红心评论下载全文,么么啾


当然,不想点心也行,但是必须评论,评论啥都行,只能评一条啊,我想统计人数,知道有多少人看


嗯,谢谢合作哈

【剧版镇魂/夜澜】囚与求(下)

饺子真香,ntr更香

凉菜卷:

PWP。囚禁play。


夜尊毁灭海星的结局设定。主要部分是吃饺子。但巍巍作为最后赢家伺机而动ing


 @守护玫瑰花的刺(群宣号) 原来接龙点梗31题。


大家最近好像都在写衍生......虽然已经是过气cp,但是这辆瞎几把开的车总算是搞出来了!过于肾虚,滚走了。


图链已更新








前篇点这里




更新点这里(石墨登录)


更新的备份(图片下拉)





谑 (上)鬼面/齐衡(傅红雪)x裴文德NC17

修罗场是我的最爱

斥:

警告!!:双xing小裴,双攻设定,养成年下,私设小雪和齐衡为同一人,修罗场警告!!


走链接(评论也有可直接戳蓝)
微博
https://m.weibo.cn/6039357210/4269442810210063
石墨
https://shimo.im/docs/6Qwwp2UoPvkYLOhk/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63931

堕 [中] 黑化何开心x韩沉 NC17

嘤嘤嘤我的黑开心和韩沉呀!

斥:

警告!!: qiu禁,录像,轻微凌nue,注意避雷


这玩意我居然还写出了中,想哭


走链接[评论也有可直接戳蓝]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89326
石墨
https://shimo.im/docs/mOPYDdTf9UQbNldx/
微博 https://m.weibo.cn/6039357210/4270143637359048


@守护玫瑰花的刺(群宣号) 继续算成作业吧。

【巍澜衍生】(8)今天韩神打豆豆了么

韩沉真的能把豆子教育好啊

风言风语:

 


*冯豆子x韩沉


*贱了吧唧话痨二流子攻x精英高干武力值爆表受


*一句话简介:韩神把满脑子邪门歪道的戏精冯豆子调教成积极向上好忠犬的故事


 


冯豆子一直算计着这一天,韩沉休假带他出去玩。他早上特意早起做了早饭,就是为求韩沉再给他买一个手机,不想两个人早上一番嬉闹等到了吃饭的时候都安静如鸡,谁也没好意思先开口说第一句话。


冯豆子这话在心里憋得厉害,只可惜一直没机会说出口,最后愣是被生生憋忘了。


 


 


韩沉说带他出来玩,他本以为是欢乐谷度假村这样的地方。心里期待着,嘴上却不讨好在一旁冷嘲热讽的嘲笑韩沉幼稚,喜欢去那些小孩子才喜欢的地方。


韩沉也不搭话,只是笑的让冯豆子心里发毛。


开着车从监狱绕到地方警局,从戒毒所开到市局法医办公室,一天下来,带着冯豆子360度的进行了一波强制性普法栏目骚操作。


运气也正好,赶上了地方派出所刚端了一伙传销窝点。


里边的人个个灰头土脸却精神亢奋神神叨叨,还不忘给警察洗脑。


冯豆子站在墙根儿底下,也不走动,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那些人疯魔了一样,明明身上的衣服都已经馊的能熏死苍蝇,却还在高喊着发大财,睡美妞的美梦。


戒毒所的所长同韩沉是老朋友,破了例,让韩沉带着冯豆子进来。


韩沉领着冯豆子见了一个不算朋友的老朋友。那人起初看着是挺正常的,只是面色不好,太过消瘦了,面色蜡黄眼底发青,同他侃侃而谈,讲些大道理,绕着绕着就把冯豆子绕了进去,问冯豆子有没有美沙酮。


韩沉不着痕迹侧身将冯豆子挡住,一点一点的把人挤到门口,果然那人正说这话,就红着眼扑了上来。


还是韩沉反应快,一把将僵住了的冯豆子拎出屋子,转身将发了疯的瘾君子关在门内。


再等进了市局,观看了一波已经公开的凶杀案诈骗案记录,小怂豆都已经忘记自己是在哭还是在笑了。


总算是熬完了一天,回到家里,韩沉在冯豆子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的给今天麻烦的兄弟挨个发了红包道了谢,毕竟瘾君子怎么可能说看就看,倒是传销的还真是运气好碰上的。


冯豆子这一天过得晕晕乎乎的,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了韩沉以后再也不想那些走捷径的营生,脚踏实地好好学习做个正直向上的好青年。


等回过神,自觉窥探到了事件的部分真相之后,不由得迎来了第二波小叛逆。


起初,只是不和韩沉说话,在韩沉面前弄出一些乒乒乓乓的声响吸引注意,后来干脆不知在哪儿弄来的钱,去理发店给自己弄了个骚里骚气的的飞机头,还怕韩沉觉得不够辣眼睛似的又买了几个白色的发片藏在头发里。


韩沉的确看不顺眼,不是因为觉得这个发型流气,不像好孩子,而是因为——“丑”。只不过这几天组里又有了新案子他是在抽不开身,实在是没空收拾这个倒霉的熊孩子。


这个案子倒是没死人,不过有些难以启齿。多名青年男性酒后失身,作案者技术还不错,受害人都爽到了。醒来后自觉丢人,大部分都不了了之了。只有一小部分人生理上食髓知味,又在心理上无地自容,还没办法和女性伴侣解释最后产生了抑郁,这才由家属报了案。


案子是挺扯的,但社会影响恶劣,最后便归到了黑盾。经过案卷整理和综合分析,最后黑盾组总结出了受害人的共同特征“身材高挑,容貌姣好,都去过兴洋酒吧一条街,的小资男青年”


周小篆话音一落,就见到黑盾组一众闲散人士将眼神落在了韩沉身上。


白锦曦:“容貌姣好”


冷面:“身材高挑”


唠叨:“小资男”


周小篆:“青年”


韩沉:……


 


 


 


韩沉实在没想到他会在这种地方碰见冯豆子。


歌厅里很乱,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种放肆的乱,只是声音吵着,灯光晃着,形形色色的人扭动摇摆着,就会觉得乱。


冯豆子也是第一次来这种酒吧,皮大聪说带他来见见大世面,今天这顿酒陪好了那到手的可是一单大生意。


起初,冯豆子 的确在心里扭捏了一会儿,他怕让韩沉知道,他答应过韩沉要脚踏实地。不过再一想,酒吧也不是没有正经人,他自己的亲姐夫又不能害他,他只去这一次,韩沉最近这么忙,只要他回家把味道处理干净,韩沉就发现不了。


带着那么一点点侥幸的小心理,小傻子进了这酒吧,。


跳钢管舞的女孩子们生的妩媚又窈窕,一个个勾魂摄魄想要让人一吻芳泽。


冯豆子咧着嘴乐嘻嘻的看了一圈,只觉得都少了些什么,最后兴致缺缺的回了皮大聪身边。


刚坐下,冯豆子就觉得皮大聪在一边猛劲的晃自己,顺着皮大聪指的方向,冯豆子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呵!大场面诶”


只见一穿的一丝不苟的男青年站在舞台中央,背靠着银色的铁管,摇晃着自己的身体,骚气又不失阳刚的一件有一件的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里边色情又禁欲的衬衫腿箍。


冯豆子不自觉的开始脑补台上的是韩沉,只见台上的男人深情的向冯豆子抛了个眉眼,惊得冯豆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恶心又反胃。


正好,传说中的大老板也到了现场,一个一看就又有钱又傻的中年男性。


啤酒肚,光明顶,黑皮鞋,白袜子,还不伦不类的拄了一根拐杖。


冯豆子陪着笑脸,直接走了一个脾的。


看的韩沉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韩沉今天打酒吧刚开门就坐在这里了,一改往日精英禁欲的形象,韩沉让白锦曦打扮的又骚又帅。


头发简单的染了可洗的深棕色,用卷发棒卷出了一点弧度,刘海也软趴趴的顺了下来。


白锦曦还给韩沉化了妆,加深了一下眼睛的轮廓,眼尾又用深色眼影扫了几下,点了几下韩沉叫不上来色号的口红。黑T综皮夹,整个人又欲又诱。


坐在那不一会就引来一波又一波的男男女女。


人群的缝隙里韩沉一眼睛就刀住了刚进场的冯豆子。


看着他在钢管舞的女孩子们周围转了好几圈,韩沉叫了一杯威士忌;又见着他盯着跳脱衣舞的男人一脸痴迷的样子,差点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韩沉看着一个油腻的中年人坐在冯豆子身边,一边摸着冯豆子大腿,一边喝着冯豆子敬的酒,冯豆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似的傻兮兮的在笑。


那一口大白牙在灯光下都笑成七彩的了。


那大老板酒喝得起劲,手上便愈发不老实,绕过皮大聪摸上冯豆子的背,绕是冯豆子再蠢,也察觉不对了。


尴尬又不失礼貌的把大老板的手躲掉,却不想这人到中年除了脂肪厚,脸皮也挺厚,拉过冯豆子的手开始向冯豆子讲“年轻人不要不识抬举”“年轻人要学会融入社会”“他是一个很欣赏年轻人愿意给年轻人机会的人”如果他的手不乱摸冯豆子的话,冯豆子觉得他这话可能更有吸引力。


大老板见冯豆子抽回了手,觉得面子被驳。忍不住想泡一个人向冯豆子展示一下什么叫做“没有钱养不起的牲口砸不动的人” 


也许是韩沉的视线太过强烈,大老板不知怎么的一眼就盯住了远方这个孤独的尤物,拉着冯豆子便走了过去,皮大聪推开卖酒小妹,也跟了上去。


韩沉刚把中年人的照片发到朋友那,托人查他的税以及其他安全相关,手机还没放下,就见着人朝自己过来了。


冯豆子看见韩沉脸的那一刻腿都软了。


看美人?命都没了,还上哪儿去看美人?


冯豆子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韩沉今晚能失忆才最好。只是皮大聪后来者居上,硬生生的把他堵在了原地。


鲁迅说过: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但是冯豆子想说:他不敢,但是他躲不掉。


大老板像模像样的为韩沉叫了一杯酒,“有兴趣喝一杯么?”


韩沉的眼神划过冯豆子一挑眉落在大老板身上“喝了有什么好处么?”


“学艺术的吧?”


韩沉皱了一下眉毛,他有些想不通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看在大老板眼里就变成了对自己猜到正确答案的错愕。


冯豆子站在一旁,开始努力憋笑。


“喝了这杯酒,你的画我就都包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画画的”韩沉真猜不透这脑袋不正常的人哪儿做的梦,便顺着他的话继续说。


“你身上有艺术家的气质”大老板觉得自己猜对了,兴奋地拍了拍肚皮。


五颜六色的光,一点一点的扫过韩沉,他眸子里映着光,冯豆子觉得还真有几分桀骜由感性的艺术家的感觉。


“你,不止想包我的画吧?”韩沉放下手中的酒,低下头,“风情万种”的扫过面前这个色欲熏心的成年人。


大老板自觉大功告成,竟还上了手去摸韩沉脖颈处留下的口红印“哈哈哈哈小兄弟明白人,其实我能猜到你是画家,是因为你这皮肤上还蹭了染料呢”


韩沉这才想起,白锦曦给他用的口红是自调的,沾蓝色口红的时候刷子掉了,可能是那时碰上的。


冯豆子起初看大老板调戏韩沉还觉得有趣,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看热闹,可这油腻的大胖子都快摸到韩沉了,韩沉也没个反应,冯豆子只觉得怒火攻心。


一巴掌拍掉大老板的手,摸过柜台上韩沉刚放下的酒杯,对着大老板的脸就是一泼。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柱了跟拐棍,有了三条腿你就以为自己是金蝉呢?谁看见都得往上上。我告诉你三条腿的不止蟾蜍,还有癞蛤蟆呢!”


“什么人都是你想试试的?你今儿个晚上摸了我几下我就忍了,怎么着,你还想碰他?你这大肚子胖的跟个球似的,里边装的都是屎吧?你自己不嫌有味儿,我还怕你熏到人家呢!”


“俗话说的好,人要脸树要皮,你这没脸没皮只会灌屎的东西,和你合作,我他妈还嫌掉份呢!”


冯豆子一气儿骂的畅快淋漓,听的人目瞪口呆,也没等周围的人醒过来,冯豆子拉起韩沉就离开了这破地方。


真的猛士,从不回头看爆炸。


 


 


 


 


谢谢小杨同学借你名字和造型一用,希望喜欢我们杨杨的朋友们别介意啊


我没去过酒吧,对酒吧里的酒不是很了解,这里写的就有点稚嫩了,其实我连奶茶都因为记不上来名字都只喝原味的。

【巍澜衍生】吃豆人 下 冯豆子×尤东东

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

麦子:

依旧是沙雕的r18 希望大家能收获沙雕快乐


上篇链接 


http://casstina.lofter.com/post/1dcbc82e_ef18b573


上一次被屏蔽了怕了哈哈哈 申请解屏也没过,全文走微博链接吧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68702248902803

沙雕碰碰车请食用

有的小伙伴说链接打不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以①链接浏览器打开②到微博主页有长文章

微博主页 https://weibo.com/u/5836626568
Id 麦子_吸居小能手

【巍澜衍生】今天韩神打豆豆了么(6)

豆子快成我一番了都!最好搞的还是韩神哈哈哈哈哈哈哈

风言风语:

 


*冯豆子x韩沉


*贱了吧唧话痨二流子攻x精英高干武力值爆表受


*一句话简介:韩神把满脑子邪门歪道的戏精冯豆子调教成积极向上好忠犬的故事


 


 


永远都别放弃爱,要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个人是为你而生,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在等你。


很多年以后的韩沉看到这句属于年轻人的心灵鸡汤时,笑了,对的人,无所谓相遇的方式多么错误,他也一定会救赎你。


但年轻的韩沉现在只觉得冯豆子可能想去世。


“你是不是觉得我属向日葵的啊,昨晚走了都不知道给我拉窗帘,啊,怎么晒死我你有保险继承啊” 


“喂,你的粥是洗脚水煮的么?我爸用剩饭做的都比这好吃”


“你有没见过屁股喷火的马啊?不用看别的地方,你就是,你屁股着火啦,跑那么快”


“怎么着,看什么看,没见过英俊潇洒你豆爷啊”


韩沉起初觉得冯豆子挨了打,心里有些委屈,发出来有助于康复,便在最开始的时候讲冯豆子那几句不轻不重的吐槽当做了耳旁风,任他叽叽歪歪的发牢骚。


不想这嘴上的把门的在韩沉的放纵之下也出去度了假。


韩沉放下手里的活计,在冯豆子说完最后一句话,见事儿不对赶紧闭嘴之前,轻轻飘飘的给了冯豆子多次暴击。


“你不是向日,你是欠日。”


“粥是刷锅水煮的,爱喝喝不爱喝放下”


“屁股喷火的马没有,屁股烂了的红眼大兔子倒是有一只。”


最后一击必杀“怎么昨晚打屁股伤了脑子?”


冯豆子趴在床上,上半身架在床外边翘起来脸憋了通红,看着这斯斯文文的榜样青年嘴里不打锛儿往出吐刀子,那句“清醒一点大警官,咱们谁日谁我希望您心里有个数。”到底碍于武力值压迫没有吐出口。


嘴刀子比不过真拳头,冯豆子哼了一声,端起碗,也不顾着热,一口一口往醉了塞这“刷锅水”煮的白粥。


韩沉拉过床头的凳子坐下,手拄着床头柜撑着脑袋,合上眼睛,揉了揉眉心。


冯豆子大眼睛翻过碗边瞟上来,翻下去,瞟上来,翻下去。最后还是韩沉先张了嘴“有什么事?说。”


冯豆子放下手里的空碗,往后磨蹭几下,趴回床上“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借一下你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我诺基亚前几天谈生意的时候为了哄那个老板高兴,用来砸核桃了。”


韩沉睁开眼睛,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扔在冯豆子面前,“只打电话,别乱碰东西,吓到你”,说完端起碗,转身离开。


冯豆子上一秒岁月静好我很乖巧,下一秒见韩沉出了屋立刻噘起下嘴唇,放肆的翻了个大白眼。


韩沉走到客厅,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坐在沙发上,仰靠着不自觉的睡了过去。


日头见足,日光暖洋洋的爬过阳台,漫过客厅,轻轻的盖在韩沉身上,韩沉的眼皮动了动,只挣扎了一下,便听呼吸又绵长深沉了起来。


冯豆子挂了电话,等了半晌也不见韩沉的影子。他知道韩沉这几天事情多,也不敢当误,眉头一皱扶着墙站起来,一步一龇牙,一顿一咧嘴的蹭出了屋。


呦呵~好么,他刚遭受着苦痛折磨,折磨他的人却在忙里偷闲!?


不!公!平!


冯豆子只觉得自己是一头刚刚喂足了草料的公牛,他要与那愚蠢的斗牛士杀得你死我活。燃了一腔的心火,在心里刨了几下后蹄,气势酝足,长腿一跨。


怎么讲装屁的人多帅不过三秒,冯豆子在行动之前将自己脑补成了一个行动带风,叱咤江湖的豪侠,可现实里,一抬脚就被屁股上的伤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他现在才知道,原来现实生活中也会有慢镜头出现,他好像灵魂离了体,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自己以左脚为接触点,直挺挺的向下倒去,看着自己的五官在空中缓慢的变得扩大夸张变得扭曲。


灵魂归体的一瞬间冯豆子想的是“保住手机”!


韩沉没醒,连日的工作加上大病初愈都让他的精力有些疲乏,再加上冯豆子落地的声势比预想的要小了好几百倍。


冯豆子一手举着手机,一手垫在脸下边,抬起头,惶惶不安的自下而上的偷瞄着韩沉。


阳光温柔了他的棱角,脸上细小的绒毛将暖黄的阳光隔出了一条莹白的光带,冯豆子的角度刚好能看见那凸起的喉结,性感的下巴,红润的嘴唇,以及黑洞洞的鼻孔???


“噗呲”一声,冯豆子没憋住乐,又望了一眼韩沉,见他仍稳稳的睡着,起了坏心眼。


冯豆子调整了一下姿势,打开摄像头,对着韩沉的鼻孔拍了一张自认为笑飞心率的“美”图。


冯豆子趴在韩沉脚边的地上,拿着手里的图片,打开P图软件,越看越开心,嘴里不自觉开始哼哼起小曲儿“管他头痛不头痛!……”


完全没意识到,山里的恶魔已经醒来,正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自己的猎物,准备随时扑上去,扼住喉咙。


冯豆子心里美的一塌糊涂,他P好了图,打算给韩沉的微信头像换上去,却在点开相册的一瞬间,吓的将手机飞了出去。


工作需要,韩沉又是个没有忌讳的,手机里便总是会放一些案件相关的图片,方便随时查阅。


冯豆子点开相册入目所及除了第一张是他刚做好的韩沉大鼻孔以外,剩下的一张张,都是鲜血淋漓的女孩子。


韩沉在手机飞出去的一瞬间将手机接住,沉了一口气“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起身拍了拍冯豆子的肩膀“不用怕”,端起茶几上的水壶,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却见冯豆子一双黑色的大眼睛里没了神,像是被困在时间里,自言自语道:“那个人,我见过。”


韩沉眼神一凛,神色间又变成那个黑盾组里的韩神“你说什么?”


冯豆子还没站稳,便朝着门口跑去,此时此刻也忘了身上的疼,一心想着韩沉手机里那个死相极其惨烈的女人。


冯豆子开了门,韩沉紧随其后,便见冯豆子蹲在门口一把撕开了打包好垃圾的垃圾袋,蹭着油的零食袋,团成团的卫生纸,揉黑了的湿巾,韩沉还看见了半张画着小乌龟上边写着自己名字的小纸片。


就在这么一堆东西里冯豆子翻出了一张四四方方的小卡片,小卡片上还蹭上了辣条的油,女人白嫩嫩的胸脯晕黄了一片,透着一股浓浓的卫龙味儿,下边一行电话号码。


“我们第一次遇见的那个门口,有个带着渔夫帽的男人撞了我一下,当时他手里撒的都是这个女人,这张是夹在我的名片里混进来的。”


第一名受害者没有任何信息发布在网上,那这照片只可能是认识的人拍的,皮条客同妓女之间总是认识的,那么“如果再看见那个撞了你的人,你能认出来么”韩沉的声音很冷,没有感情的像是机器磨出来的电子音,现在的韩沉完全站在一个执法者的位置上,不自觉的给了冯豆子三分压力。


“他是那个变态杀人犯么?”冯豆子站起身直视着韩沉的眼睛。


不知为何,韩沉从冯豆子眼睛里看见了一个词——恐惧,不自觉的缓和了语气“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妄下定论。”


“如果,如果我没办法认出那个人,会对这个案子有影响么?”


“不会,我们会以其他方法查明真凶。”


冯豆子低着头,沉默了好久。他只是个大学没毕业就被学校开除的小混混他的生活里应当只有家长里短,他所遇到的最大挫折也只是被人往口袋里放了摇头丸被带进警察局。


变态杀人狂离他的世界太遥远了。


这一刻,冯豆子觉得自己怂了。


韩沉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他将冯豆子拉进自己怀里,让他的头轻轻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以一名兄长,一名守护者的角度,他说“别怕,别有心理负担,你已经帮了我大忙了,从现在开始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韩沉的话仿佛有魔力,冯豆子觉得自己幻想出的那些复仇画面里都有了一个不是很健壮的身影挡在自己面前,“我能认出来,那天他撞了我之后的确是压低帽檐立刻离开了,但在他撞到我之前,我们见过。”


 


 


冯豆子趴在黑盾组的长沙发上秃噜完最后一口方便面,将汤喝了个干净才觉得腹中微饱。


他从早上来到现在,只吃到了这一碗面,黑盾组的人忙成了一颗颗小陀螺,转悠转悠一个个不饿似的,也不张罗吃东西,一屋子的警察,冯豆子一个不干活的小混混也不好意思第一个喊饿,最后还是韩沉想起来,给了他一碗泡好的红烧牛肉面。


冯豆子吃饱喝足,开始看美人。


按理说整个警局里排名第一的美人是白锦曦,可这韩沉的身上却安了吸铁石一般将冯豆子的目光全部吸走,随着他在这屋子里转了个遍。


“韩神。”冯豆子看了一眼说话的人,但只是一瞬冯豆子便又将眼睛紧紧的黏在韩沉身上。


“卡片上的电话是一个叫张成喜的人的,根据在通信公司的身份信息和锦航酒店监控录像提取到的人脸比对,可以确定是一个人。”他看见韩沉拧成川字的眉头打开了一个扣,还剩下一个竖着的二。


“我们也将第二案第三案的案发周围的监控录像进行了比对,也多次提取到了张成喜的人脸。”就见韩沉的左边眉毛,轻轻的归了位,只有右半边还不依不饶的在眉前写了一个“1”。


“城西派出所刚刚递上来的资料,张成喜,今年二十岁,山南县人。12岁的时候跟着村里人进的城,一直游手好闲,有两次偷窃前科,但都由于未满十四周岁被释放了。后来倒是老实了,但前阵子由于持械斗殴被公开教育过一次。现在住在城西的待拆迁区那片的出租房里。”最后的不依不饶,也败下阵来,韩沉舒展开眉眼,冯豆子忽然觉得窗外的蝉鸣也不是那么闹人。


“好,申请逮捕令和搜查令出警。”冯豆子这么多天,第一次看见韩沉那种全部释放开,在心底溢上来的笑。


 


 


伏天里的雨,就像小孩子的眼泪,说来就来,淅淅沥沥的下到了太阳落山。


听说也多亏了这场雨,地上雨下的泥泞,张成喜在逃跑的时候脚上滑了一下。


韩沉回来的很晚,身上沾了泥。


冯豆子也不嫌弃,接过韩沉的衣服,递给韩沉一杯刚好入口的热水。


“那人会怎么判啊?”


“社会影响恶劣,情节严重,不出意外应该是死刑。”韩沉接过水杯,嘬了一口热水,口腔有些发麻,但热的舒坦


冯豆子等了一小会,最后还是憋不住把话问了出来:“能讲一些么?方便说么?”


韩沉知道冯豆子一定会问他,毕竟冯豆子算是这起案件破获的最大功臣“没什么不能说的,过几天报纸也会登。第一名受害者曾经叫安溪,12岁被拐卖到了山南县,嫁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14岁的时候给老头子生了一个儿子。村里人觉得她被拐来的时候年纪小,又生了孩子,便放松了警惕,被她跑了。”


“然后呢?”冯豆子觉得自己的见识有些短了,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儿


“跑出了山里,却没跑过命。家里人以为她死了,把她的身份注销了,年纪小没本领还没钱,就去了一家管吃管住招女工的店里,给人洗脚。”韩沉又喝了一大口水,感受着一股热流淌进胃里,身上的寒气,被这杯热水驱散。


“这,这洗脚店也不是什么正经店吧?不,不能吧!”冯豆子希望自己猜错了,毕竟怎么会有人那么惨。


“嗯,涉黄,强迫女性卖淫,安溪信息屏蔽,在这个店里一待又是十五年。”然而韩沉的答案却让他感觉这三九天的太阳都不再暖和。


“那,那个凶手呢?她和凶手又是怎么认识的。”冯豆子想快点转移个话题,安溪的经历已经有点超出他的承受范围了。


“张成喜是她的嫖客,两个人喜欢上了,张成喜就带着他跑了出来”


“那,她怎么?”冯豆子刚听这句话还觉得挺好的,安溪怎么着也算找到了归宿,转念一想,不对啊,他知道安溪是在那张招妓的小广告上,怎么回事儿?


“怎么又卖上了?”韩沉看出了冯豆子的疑惑替冯豆子问出了口


“嗯”冯豆子点点头。


“没钱了,张成喜是山里边出来的孩子,从小就没了妈,12岁那年六十多岁的父亲也喝酒喝死了,他就跟着同村的人出来讨生活,没有手艺不识字还有案底,没人愿意雇他”韩沉放下手里喝的见了底的杯子。


“那,他”冯豆子偏着头,晃了两下脑袋,他总觉得这剧情在哪儿听过。


“你也觉得张成喜的经历耳熟?没错,他就是安溪和老头子生的的亲儿子”韩沉看着冯豆子的眼睛,他知道今晚于冯豆子会是一个不眠夜,这起案子所展现出的色彩,太过黑暗,黑色又幽默。冯豆子需要想一想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同他那个简简单单的铺水管理论里的世界不一样,这个世界太过魔幻,也太过现实,每个人都需要活的清醒。


韩沉见冯豆子陷入了沉思,只觉得火还不够,便继续说道“你应当有过感受,女人有了爱人就大多想要一份稳定的生活。张成喜那天发完小广告回去,安溪说她不想干了,和张成喜坦白了自己的过去,张成喜又喝了酒。”


“他觉得自己所有的不幸都是安溪造成的?”冯豆子从自己的世界里出来,他盯着韩沉,他质问着韩沉,或者是他脑子里勾画出的张成喜。


“嗯,从小他爹就对他讲,他妈妈是个贱女人,他是个没人要的野种,他将他人生一切苦难的原罪归结于他的母亲”韩沉说完,就见冯豆子的眼睛里没了光,一动不动的坐在那,根本不在听自己说话。“你还好么?”


“啊?我挺好的啊,我就是困了。”冯豆子给韩沉扯了一个艰难的微笑,这个笑苦苦的。


“要一起睡么?” 韩沉见了也觉得自己不该将事情这样直白的讲出来,便讲了个吓冯豆子一个趔趄的小玩笑。


“啥?我比钢笔尖都直,我告诉你啊!你可别图谋不轨!!!”冯豆子觉得自己汗毛都竖起来了,一个箭步从韩沉身边窜出去,一脸惊恐的全然忘记了自己刚刚酝酿起来的心境。


“哼嗯,行了,早点睡。后天我放假,带你出去玩”韩沉宛然一笑,站起身拍拍腿,走到冯豆子身边搭着冯豆子肩膀。


“谁稀罕”冯豆子将韩沉的手拨下去,傲娇的翻了一个白眼,又伴着一个僵硬的波浪舞步,滑到韩沉面前“你可不能反悔!”说完傲娇的进了屋,一甩手,关了门。


屋内,冯豆子盯着自己刚刚打下韩沉手的那只手,它在颤抖,他想起他们刚见面那个晚上韩沉一条修长的大腿搭在他肩膀上,另一条腿伴着手被绑在床头,他用发颤的呻吟,甜腻的喊自己“老公”。


冯豆子时刻谨记着自己的直男身份,为了让自己悬崖勒马,不再瞎想,手极稳极重的啪的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这声音响的同样惊醒了屋外的韩沉。


韩沉晃晃脑袋试着将脑子里那个眼睛晶晶亮的冯小豆晃出去,同屋子里的冯大豆一样,韩沉也失败了。


隔着一扇门,两个人,悄悄将中指与无名指抵住心脏。


你听,是心动的声音。


窗外,夜的生活还继续,天上的星星见证了每一个故事


 


 


 


 


 


 


 


实实在在5300字的更新,大家别嫌我墨迹,看不动,可以分两次看啊!还有就是,喊我风风啊~
跪着仰天长哭,今晚的居老师真美!